原点上的根妹

当你老了(When you are old)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
大概一篇由完形填空引出的脑洞(?)
这里一只17年入坑的迷妹。首次尝试肖根,不知道文笔感情把握得怎样。希望病友们不嫌弃
————————————————————————
我时常想起很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那是一个星期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所以我决定出城游玩一番。
一路顺利。当我尽兴,驱车而归时,却遇上了突发状况——我的车因为没油停在了一条远离城镇的孤僻小路上。
我叫苦不迭,只能下了车,顺着小路一直走,希望能找到一户人家来买点汽油。
大概走了一英里,终于在路旁找到了一栋房子,我松了一口气,跑过去敲了敲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妇人。她看起来六七十岁,花白的头发整齐地绑在脑后,眼神锐利,能看出年轻时是一个雷厉风行——并且长得也挺好看的人。
她的视线落在了我的棕发上,柔和了稍许,侧身让我进去,开口道:“要个苹果吗?”
“谢谢。”我有点困惑,但还是礼貌地回答道,“我只想要一些汽油。”
“Oh,Root!汽油?看来你又想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她嘴唇微微上扬,大概是轻轻地笑了一下。
我马上开始解释我只是想来买一些汽油,但她看起来并没有听我说话。她只是不停地叫我“Root”,告诉我她一直相信我没死等等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对于她奇怪的行为举止感到害怕,所以她刚转身去拿苹果,我就急匆匆地跑出了房子。路的另一边还有一栋房子。我松了一口气,敲响了门。
那栋房子的女主人热情地招待了我。听说我的难题后,她叫她的儿子去地下室拿汽油,同时给我泡了一杯热腾腾的茶。
“Thank you very much.”我喝了一口茶,感激地说道。
“没有什么。”她和蔼地说,“像你这样年轻的女孩,碰上困难一个人也挺害怕吧。”
“Ah,well,kind of.”我答。讲到“scary”,我又想起了那个举止怪异的老妇人,于是试探着开口道,“你知道那个隔壁的……有点奇怪的人吗?”
“Oh,that's Mrs Shaw.她独自住在那栋房子里。她可能有点奇怪,但她不会伤害你。”女主人盯着我短暂地看了几秒,移开目光接着说,“她等一个和你有着同样棕发的女人三十多年了。”
“她们都被卷入了一场战争。在那场战争结束、她们能够真正在一起的前一天,那个棕发女人独自开车带着她们的领袖逃脱敌手——”
“然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
玻璃渣小短篇。
大概一只变老后精神出现问题把与根妹有同样棕发的女人认成根妹的锤锤(不你们要相信我是爱锤锤的)
emmm后面的女主人或许可以当成宅总与宅嫂女儿?不然她不会知道这么多。
本来还想在后面加几句,然而怎么加都不太好,于是就这样略突兀地结尾了